【カゲプロ/KUROHAx伸】如沫幻影(H未遂)←2014/5/31更新後續

 

  盥洗室的水龍頭潺潺滲透馬達,雙掌淋浴沁涼的注流之下,因冷汗濕滑的面頰受室內空調層次蒸發。

 黑KONOHA不只主動現身還和自己以外的人接觸,事到如今已不再是我內心獨有的議題。即便思考著失去行蹤的下落,或許他的魔掌也正要伸向身邊的人。

  當然也可能,他真正感興趣的只有我而已。


  KANO這個大渾蛋,為何又丟下我啊。

  唧唧長嘆氣,把狼狽不堪的臉埋進捧在掌心的湖泊裡,想藉此洗刷一切紛擾。

 

  「那傢伙,很敏銳。」

  我反射性抬頭,水珠恣意飛濺到流理台和梳妝鏡。從鏡面後方照映在瞳孔的,是靠在門扉上交叉雙臂,態度很凜然的黑KONOHA。

  「你指KANO啊。」

  「他喲、隱約看出我這個人。雖說一開始只是敷衍處置,但那觀察昆蟲構造的視線真的很作嘔。」

  「你早就知道KANO舉止不單純……」

  「很有趣呢,除了作法讓人髮指外,是我覺得讚賞可加的孩子哦。」

  的確,我也轉瞬間對KANO完全改觀印像,從第一次見面就該記清楚,那傢伙輕浮外表下有多深不可測。


  「你想他會散播今天的事嗎。」

  「天曉得,我靜觀其變就行了,最重要的是你現在有多讓人有機可乘。」

  黑KONOHA從彎曲的肩頭冒出來。


  「什、」

  「我還是很排斥那樣的人呀,不是基於不擅長對付這滑稽的理由,而是有種明顯對立的存在出現,不能再更憎惡。」

  對方的指頭隔閡襯衫快要陷入皮膚之下,無法回頭更在劫難逃,只有恍惚對視鏡中的自己和溢滿怨懟的黑KONOHA。


  「伸太郎可能沒發覺,他離去前對我使了眼色,你知道是什麼嗎?」

  「快說。」

  「真的很了不得啊,透明化了還看出我藏匿的地方,擺了一副像下戰帖的優越表情,我都快忍不住上前賜教。」

  「唔………」KANO究竟有何意圖。

  「於是我很擔心伸太郎會被掌握住把柄,如此一來能影響你的再也不只是我了。」

  「────我怎麼可能、甘願被你們這些人左右啊!」


  察覺到自己漸漸迷失自我,化成所謂任人宰割的空殼,越發淪落在失意與蒼涼的浪濤裡。


  「不是的,伸太郎就是這樣的孩子,不仰賴外人鋪陳的軌道就沒法憑一己之力。」

  「別說了………不要說了…………!」

  黑KONOHA的隻言片語一再銳利抨擊腦袋,這次同時加注手腕的力道。蓄意用附身時一樣地施予催眠,還撩弄下巴觀察我細微的反應。

  「你痛苦扭曲的臉就是失去方向的證明啊。」

  有我在一切會安好,彷彿如是說。


  「閉嘴啊……你這邪門歪道!要不是你的話我也可以、靠自己找出方法。」

  很興味盎然地傾聽我鄧視他進行反駁,鏡中的自己被包容在深邃黎黑的臨淵之門,不知何時會遭吞噬。


  「寄生在我心上還煽動別人的想法,你一直都在滿足那膚淺的虛榮心吧。」

  「你最大的盲點在於沒看清自己也沒能看清我。」

  我沒有眼花,黑KONOHA的手依舊囚禁著眼皮,透過缺殘的視野瞥見那緩緩飄逸起來的姿態。

  「我不是寄生於你,而是從你心中誕生的─────」口鼻緊貼在我耳洞,吐出既撩人又磁性的腔聲,身體不自覺發麻。

  下一秒連人帶身的從身後抱住胸膛飛騰起來,裝潢雅致的盥洗室沒有寬敞格局,正當差點撞擊天花板時被扔進其中一間廁所。


  「痛………」

  「KANO說不定想以回歸正道為目的解救你,但我不可以讓他達成。」

  黑KONOHA蹲在狹長的廁所門頂俯瞰,受磁磚地板的折騰我還難以拾回攀扶起身的力氣,就被重重壓制在馬桶蓋上。

  「放開我────!」

  「因為我是依據伸太郎的心願出生的喔?沒有我的話、你就無法安心活下去!所以不能讓任何人取代我的地位。」

  「你在說謊。」

  接著黑KONOHA拎起我的領口如此述說。

  「條件限制的人生太嚴苛了,你飽受身心不平衡的折磨,如果不再需要自我壓抑的話,就能或多或少解脫…」

  「……………」

  不得理解也不願明白那人怎樣解讀,在被塑造成某種形象前,鼓動深處不願被觸及的部分正發出會呼吸的疼痛。

  簡單地說,純粹是讓我心安的存在。

  黑KONOHA雙膝蹬上馬桶邊緣,我被托住側臉躺臥到抽水馬達旁,那人安撫受難之人地抵上額頭…

  「沒問題的────我現在就和你合為一體────」

  「KONOHA…………?!」

  捉起膝蓋窩抬升至九十度,夾在對方那稍長的身軀上,緊密牢固下半身想逃脫也無濟於事。


  「對了這是……外帶的蛋糕哦………」黑KONOHA從令人匪夷所思的衣服某處提出甜品店的小紙袋,動作輕柔地拿出包裝拆解盒子。

  「你什麼時候買的啊………!」

  「雖然沒吃過,希望你會喜歡提拉米蘇。」

  毫不留意戰戰兢兢的詢問,左手撐開我下顎右手捏了一半的蛋糕塞進嘴裡,接著很熱情地俯身舌吻。

  「唔嗯……唔、…」猶如替人嚼弄食物和消化澱粉,黑KONOHA專注地舌尖肆虐口腔任何一處,牙齒附帶軟爛的流性物體交互碰撞,我痛苦難熬的面帶潮紅。

  可可粉的香味乳酪的香味和這男人的唾液混雜在內部。

  「啊嗯………伸太郎和蛋糕都很好吃啊……」

  「嗚………」儘管噁心黑KONOHA還是逼迫我嚥下不成型的嚼碎物,以及幫忙舔盡沾滿嘴角的殘渣。


  「…好癢………」

  「怕癢呀?」

  細語呢喃後解開近在他頸部旁的褲子,和對方眼睛只有些微高度差的曝露,我徹底羞愧不已。

  「畜牲……去死………!」

  「我不要、」就算抱完伸太郎也不會。

  黑KONOHA握起根部用尚殘留痕跡的舌脈繚繞抵弄,過度受驚的身體只得僵硬顫抖地把性器更送往對方口裡。

  「唔啊啊…嗯哈啊……」

  「啾……滋…」

  手臂遮蓋眼睫,完全不敢目睹黑KONOHA緊閉眼瞼含情脈脈的舔舐生殖器的情景,手心摀住耳窩隔絕外界聲音,淚水正撲簌簌地滑落下來。

  這時黑KONOHA搔癢我垂掛在他後背的腳底板。

  「啊啊啊不行!」波動起伏更顯著,那人依舊鎮定發出聲響。

  身體欲逐漸逆來順受,被調教成只對黑KONOHA起身理反應的放蕩體質,萬一再持續忍受下去腦袋鐵定會不正常的。


  打從我一看見對方嘴角流出的體液,就對自己厭惡萬分。


  「別吸了啊────!」

  「你的東西全是我的吧…」

  黑KONOHA惡意吸吮鈴口剛冒出的淫水,我羞憤至極地對他怒吼。明明正受到欺辱卻什麼也無法制止─────

 

  「我才沒有欺負你呢。」

  「……不是麼?!你難道不覺得可恥嗎!!」應當針對自己的言論指向他。

  「啊哈哈哈………我說過是為伸太郎的野望誕生的啊…」

 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由真正自我的那部分覺醒,至今為止都是為你而做哦。

  不、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逝去重要之人的悲慟也好。

  不對。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因寂寞產生的恐懼也好。

  不是這樣。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痛心疾首時守護你的這雙手。

  絕對是騙人。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就是為你存活的另個自己啊。

 


  騙人騙人騙人騙人騙人!絕不能相信這個人說的話!既然如此你為什麼會是KONOHA的樣子呢?!說什麼愛惜自己疼惜自己絕對是謊言、世上才沒有那種東西!

  偽裝完好的面具,正剝落損毀虛假的碎片。

  從何時起兩人進行著內心征討,本應淡褪隱沒的傷口,僅因惡鬼般的作為被再次翻騰撈起。


  黑KONOHA又趁著我神智不清把剩下一半的提拉米蘇直接堵進肛門,大快朵頤的享用起來。

  「嗯啊啊啊……哈啊嗯嗯啊………!」

  已分不清究竟是麵粉還是舌根在肉壁橫行。快速套弄勃起的性器和挑逗敏感脆弱的穴口,我再也無法按耐地喘息連連。

  就連黑KONOHA都陶醉癡神地任憑愛液沾染那俊俏的臉。

  「咕唔………所以…我是你的一切……伸太郎也是屬於我的啊…」

  吞吐完發紫腫脹的莖部後對準而來,以致我無法克制地朝自己顏射,白濁就這麼噴灑整個顏面。

  「咳哈……你這、你這個………!」

  黑KONOHA再次上前舔起精液,可他卻全部吐進我嘴裡,苦澀腥味一下在口腔擴散。

  「唔嗯嗯嗯嗯嗯嗯───!」

  「抱歉…我應該再加點甜的。」

  很痛苦吧?從肛門附近掏出些許蛋糕塊也一同放進來。

  「好吃嗎?」

  「唔噫───────!」

  先被迫張開嘴再接著被迫咀嚼,我憤恨地眼珠快佈滿血絲,卻連囓齒扯下對方一塊肌膚都做不到。


  當自己回過神時已淚流滿面。

  「有點過頭啊……想著要擁抱你卻做出這種事…」黑KONOHA用大拇指擦拭淚水,難以分辨五官上究竟是唾液還精液的痕跡。

 

  ──────緊接著是舒服的時間。

  ………!


  黑KONOHA拿出那野性勃勃的肉刃,迅速順利地進入味覺交雜的腸道。一點痛楚也沒有地規律抽動,令人渾身不對勁。

  「啊嗯、啊、啊哈、嗯嗯啊…!」

  在前戲就被凌辱殆盡的心靈殘破不堪,只是無力地攤在馬桶蓋上享受黑KONOHA帶給我的快感。

  是經歷過折磨的錯覺吧,總覺得此刻的黑KONOHA好溫柔。


  「想換姿勢。」抱起我全身再面對面地坐上大腿。

  對我使了個「自己動起來就給你獎勵。」的臉色,反正現在也毫無招架之力,不如順從對方擺動腰際吧……馬桶蓋發出比先前更劇烈的聲響。

  我難受的捉住黑布料把臉陷進黑KONOHA的肩膀裡,讓嬌喘聲不停滲入衣服下。

  ──────伸太郎、很享受呢。


  我聽見這樣的聲音。

  「………嗚……嗯………」


  倘如有天會被強勢征服,指的便是現在也說不定。


  肉體和心理已不再包覆著鎧甲,想藉由溫存重新體驗活著的暄暖。

  就算我什麼也沒想,你還是聽得見我的聲音吧?原來我仍豪不自覺的身在痛苦當中嗎。

  你若也是擁有自我意識的個體,憑藉一人死去換來的性命,不會覺得很悽慘嗎。

  還是你真依附於我就心滿意足了嗎。

  被你這種人傷害又得到慰藉,還真令人矛盾呢。

  也搞不懂何為真正的自己,但要想趁這小小的分秒暫時忘卻一切,是可以被接受的吧……

  至少給我個答案,你究竟是真實、還是幻影?


  並不想被窺視,一再被吸引去緊握那不純的手腕,所以犯下如此罪孽的你要負起全責。

 

  「伸太郎就只是、無能為力的孩子…」

  黑KONOHA停下了動作,溫柔懷抱我蜷縮的頭部。


  ────我只能給你更多似曾相似的幻影,以及驅散那不堪回首的記憶。

  無須多想哪邊才是現實,感到厭煩奮力拋開,心血來潮再對我撒嬌也沒關係。這樣無地自容的你,看著看著也很可愛哦。


  有稍微幸福一點嗎?

 

  「噫……啊啊啊──────」

 

 

  完事後,黑KONOHA大老遠將不醒人事的我平躺在自家臥房,無意識中感受到晚霞照耀在臉龐上的溫煦。

  今晚或許會睡得比前些日子更加安穩。

  「…………」

  耐人尋味的鼻息在黑暗中漸行漸近,溫熱觸感停落鼻尖並依循輪廓來到唇瓣。

  那傢伙事已至此還是這麼低劣。

 

  「今天也一如往常,收穫新的囊中物。」

  害怕和自責都是不必要的。一旦身體變得冰冷的時候,我可以代替你當活生生的人類呀。

  所以趁著還在世的時候,抉擇究竟想投懷送抱,或自行追尋。苟延殘喘的紮實生命。


  我是不惜扮演餓鬼,也讓你走在這條道路。


  假若全世界背叛你,我會為你背叛全世界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 後記:

這篇完全是照著モノクロアクト的心境而寫的

傳送門

 

 

上次伸插黑 這次黑插伸

上回是可樂這次是蛋糕的回合

不知各位覺得哪種比較美味

 

整篇用了十三張A4的草稿

我果然還是不擅於矯情的題材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臨淵履冰 的頭像
臨淵履冰

妄想堆置處

臨淵履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石頭
  • 我好喜歡最後那邊!!!!!!
    有一種傾注全心不惜毀壞也要達到目的的感覺QQ
    WHYㄈㄈ這麼會寫肉文這是我一直無法跨越的障礙(#
    而且第一人稱伸太郎的自言自語也超有FU嗚嗚嗚
    期待遙凜(乾
  • 謝謝石頭熱切的感想ㄜQAQQQQQQQQQ
    因為聽歌真的可以加注情境 又容易放情感在裡面
    肉文什麼的就從經驗來這樣((乾

    遙凜的話除了青花魚我真ㄉ什麼都還沒頭緒wwwwwwwwww((給我掰#

    臨淵履冰 於 2013/08/27 08:44 回覆

  • 夜冥真耶
  • 哇啊啊~~!WWW黑KonohaX伸太郎什麼的好棒棒~!www
    果然比較愛遙伸~!((對我啦~!XDD
    我是最近迷上KonohaX伸太郎的~!
    希望你可以多打遙伸的文~!((你別亂!
    想交朋友~!可以嗎??~!
  • 可以喔wwww 我很久沒上岸了(#
    真的很謝謝支持 目前有打算在CWT37出遙伸本 還請關注
    我比較常出沒在噗浪喔 感謝你

    臨淵履冰 於 2014/03/03 20:24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