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─────不要忘了我的存在,我一直依附在你體內。

 

  可惡,頭好疼。

  伴隨著雨季,不知是否氣候太過濕冷,我經常沒來由的腦袋嗡嗡作響。以及有別於耳鳴非比尋常的聲音。

  是清晰易懂的人類語言。

  而自己最近飽受這樣的侵襲。


  難得今天是雨過天晴的例假日,目隱團成員卻一個接一個恰好各自出門,我被流放在空無一人的基地裡。不過也罷,一天削減了喧嘩嘈雜也格外耐人尋味。就連自己也像著了魔似地,非逼不得已也循日出入這裡。


  唯獨最讓我享受的是柔軟的床鋪和SETO美味的菜餚。

 

  ──────這麼無趣的生活才不要吶──!


  「唔………」

  就在我代為餵食はなお(SETO飼養的倉鼠),腦神經被一陣刺痛打斷了思緒,手中的食品也冷不防的砸落在地。


  「唧───────」

  「……煩死了…」我直視著はなお不禁哀怨道。

  在靜謐空閒又舒適的房屋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。看向高掛在牆頭的時鐘指向下午兩點出頭。反正陽光也不大,不如出門透透氣吧──換作前陣子的自己絕不會吐露這番話語。

 

  然而當我意無反顧地想否決這詫異方案,人卻已徒步在行道上。
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喂喂、丟下家事跑出來好嗎?


  「一天不幹不會死吧,我又不是家庭主婦。」

  其實好一陣子沒道理的肩膀沉重還腰痠背痛,理由我是曉得的。
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體質這麼虛弱還硬要裝強壯,搞不好會死在半路哦。
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說想透氣根本是受不了孤寂吧。
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這樣不坦率的你也很有趣耶!

 

  「……啊啊………吵夠沒有…」

  大概就好比世人所說的,我被乍似不乾淨的物體附身吧。

  但絲毫沒給我對於幽魂的畏懼,反倒如同聒噪小孩般那樣在我耳畔上嘟嘟嚷嚷地說三道四,簡直像快被迫長繭。


  因此我變得日益煩躁。

 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別無視我嘛,伸太郎。


  吵死了!只不過是鬼魂而已別親暱的叫我名字!
  雖然不知道他能否讀懂我心思,不過依然暗自在心底大聲咒罵。

 

  為了不讓周遭人起疑,我一走近人潮稍多的範圍便果斷閉緊嘴。看不到也摸不著的姿態,我深信對方此刻也猶如飛蠅般緊貼在我身後。

 

  忽地來訪了救贖的敲門,前景傳來殷切的叫喊。

  「呦─────伸太郎────!」

  KANO在河堤上的架橋揮舞,我從容地接近躍動而略顯嬌小的身影。

 

  「你只在這附近玩嗎……?」

  「不是哦,是正準備要回家,但KIDO便秘好幾天去上廁所了。」

  「便秘什麼是你瞎唬的吧!」

  這一來我不就失去離開家門的意義了麼。

 

  ──嘖。

  與此同時,我的腦門後方明顯的唾棄聲。


  「既然這樣剛好,伸太郎再陪我去逛街好嗎?」

  「搞什麼?那KIDO人呢。」

  「太久了不想等她。」

  「我說你啊……」

  也行,如果可以一刻暫時分散瘟神的注意力,我倒很樂意奉陪。

  「那麼Let’s go囉────!」

  KANO拉扯我的運動衫袖口一路奔跑到市集。這個人好像剛吃完午飯沒多久就消化完畢,手上拎著五花八門的小吃,還能不長高真稀奇。
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

  那傢伙也有好一陣子不說話。

 

  「我們接著去看電影怎麼樣?」

  「鬧夠了吧…」

  KANO一開口的同時還挽起我的手臂,活像要去看恐怖片的情侶一樣。

  「我現在完全沒那心情。」

  「诶……真可惜。」

  「話說你別突然蹭過來啦──路人在看!」

  「因為伸太郎不習慣親密接觸只好讓你多體驗………那先去坐咖啡廳吧。」

  「喂!」
  ──────!

  就在我想上前跟緊拔腿奔馳的KANO時,雙腳被某股強勁的力量牽制住了。

 


  「咦…?」

  ──────已經玩夠了吧。

  肢體形同被扭曲的空間束縛,那東西毛手毛腳地貼湊在肩背上。


  「不用去追趕那個孩子也無所謂。」

  「蛤?!」

  理應是無形的耳旁卻壟罩在聳動的氣息和壓迫感下,不會有錯,他正在現出原形。


  「你很清楚根本用不著鞭策自己做到看管人家的義務。」

  「這跟你無關!」

  「當初和目隱團相遇也是,就算聚集一大群孩子也可以放任他們死活呀。」


  ────────只因為一線之間回到好友們朝夕相處的光景,真是多此一舉。


  「什、……我才不當他們是好友啊!」

  沒有錯,僅僅是錯綜複雜的偶然下我們才會聯繫在一起。現在就連我也可以讀取對方那可怕的論點,一不留神就讓他有機可趁地深入核心。


  「你到底是什麼?為什麼要長期吸附在我身上啊!」


  接著我看到了…從視野餘光伸來一隻手臂,細長指肩覆蓋在我滯留於空氣的手背上。雖然很模糊,依然順著那胳膊延伸到近在臉龐的軀體。


  「我是誰麼,你應該會很熟悉的。」

  沒讓自己來得及察看,氣息倏地瞬間遠離,但我無法因此解除危機意識。在路旁的落地窗誕生一股如洪流的漩渦,也許只有我看得見吧,餐廳裡的每個人都不為所動。

 

  人類體態從頭到腳地攀身伏行。


  「怎麼樣、如出一轍吧。」

  定睛飄浮在空中的KONOHA令人倍感無語。須臾間解除被禁錮的自己,無力感讓我往後傾倒。KONOHA對我蜷縮腳踝就只有嫣然一笑,那身漆黑散發毛骨悚然的氛圍。

 

  「冒牌貨………」我緊捏胸口小聲嘟噥。

  「嗯?才不是,我只是一個無論比誰……都要了解伸太郎的人而已。」

  KONOHA輕盈地踏回平地一步步縮短距離,我不想被對方那冰冷的指頭碰觸,不過…………

 

  「伸太郎~你還在那邊幹嘛?」

  兩人一同望向遠方散步歸來的KANO。


  「KANO………你也回來得太晚了吧!」

  「什麼意思?」

  「呃、沒什麼。」

  「話說這位大哥哥你認識嗎?」

  「诶…」

  明知對方和白色KONOHA長得一樣,KANO則把它看做完全不同的人物。我納悶地回看站在身旁的KONOHA,但只是悶不吭聲。難不成他沒想過要變回泡影嗎……?

  「呣─────────」

  KANO很新奇的打量KONOHA全身上下,對方看得出來渾身不舒服,這種場合我該如何應付才好呢。


  「那個──────」

  「你該不會是KONOHA的親戚吧!」KANO敲擊掌心,為何會得出這種結論啊。

  「………………」

  「既然KONOHA哥哥都來了就三個人一起吃東西,沒問題吧伸太郎?」

  「你確定嗎。」我很想俯身向前問KANO何不抱以疑心,但當事人近在眼前不好開口。


  「我完全不介意,而且再不快點店要打烊了~」KANO沒等待自己深陷迷茫,牽起自己的手小跑步在石磚上,我還差點絆倒。


  KONOHA跟了過來並附帶咆哮「把手拿開────!」

 


  於是我和KANO、KONOHA三人圍成一圈坐在毛玻璃製的茶几上,KONOHA由於奇裝異服的打扮吸引路人目光,也不時伴隨著「這人是模特兒嗎?」的喧鬧聲。


  那人只是不以為意地撐著臉頰,一手用茶匙攪弄杯子裡的方糖。

 

  「伸太郎是半途迷路找不到我嗎?」

  「並不是、我只是懶得跑步追上你才選擇慢慢走。」

  「可是你一聽到甜食感覺就興奮不下來耶。」

  「你當我是小朋友麼,我不記得自己表情有出現過變化。」

  「有哦,睫毛上揚一公分了。話說回來伸太郎的蛋糕份量好小,因為在減肥不敢吃太多嗎?」

  「就說我不太喜歡甜食啊!」


  和KANO邊品嘗恰如女孩子家愛好的精緻糕點,進行不甚營養的無意義溝通,對方才剛消化完午餐就吃各種奇特小販,現在又用看似高熱量的黑森林撐死自己。真的長不高又沒發胖實在太稀奇了。

 

  「伸太郎喜歡的話我可以一直陪你來吃哦。」

  「會得糖尿病吧……」

  「明明東西已經夠小了還一小口接一小口吃,跟小貓一樣好可愛…」

  「都怪這甜分太高。」

 

  「你吃到嘴巴外喲。」

  「呃、」

  KANO起初很滿足地欣賞我進食的情景,接著用手指拭去我嘴角上的奶油。突如其來的舉動使我手裡還握著叉子被迫偏頭。


  「不知道草莓蛋糕的奶油味道如何,我可以吃吃看嗎。」

  「等────」

  沒理會我勸阻KANO開始舔舐起來,中途還刻意對我上拋一眼。這種心情很五味雜陳啊…


  「這樣很噁心耶……」

  「會嗎?因為就在伸太郎嘴上忍不住想吃呢。」對方用很清爽直白的神情感慨。

 

  「而且我覺得和朋友間的嘻鬧一樣,很正常喔。」
  不對,這個人的價值觀肯定與眾不同。


  「伸太郎感到噁心是因為把我想成什麼,才會害羞吧。」

  「诶?!才沒──」

  「那用平常的方法餵我吃蛋糕。」

  KANO大膽豪邁地拱起上半身湊近自己,受到不斷的言語戲弄我不禁泛起紅潮。

 

  「喂、滾遠點。」

  在我將要手掌壓制對方頭顱時,一直不動聲色的KONOHA以冷冽低沉的語氣下令。


  「KONOHA……!」

  「因為和伸太郎感情太好被吃醋也是難免的。」KANO聳肩。

  你很受歡迎哦。環手勾搭我的肩,還眼神諂媚地探向這裡。

  「你不要亂說話。」

 

  「嘖。」

  KONOHA面部深鎖而緊閉雙唇地磨牙切齒,對KANO不懷好意到了極點。
  我們這一桌的氣氛和現場所有人格格不入。


  「嘶───────」KONOHA舉起茶杯一飲而盡,再砰的一聲放回茶盤。

  「差不多可以離開這迂腐的地方了吧。」推開椅子站起,目中無人但感覺得出來是對自己而論。

  「诶、剛吃飽要多休息呀。」

  「沒那必要。」KONOHA只冷冷看一眼十指交扣,撐在桌上仰望自己的KANO。

  我不知道該對誰言聽計從,心裡則認為當前要優先處理KONOHA的問題。


  茶几上傳來震動,是KANO的手機。

  「喂………啊你終於回來啦……你說我?因為巧遇伸太郎和他的朋友就先去玩了…………什、…唔真的非常抱歉──!」

  光聽單方面內容就稍微推測到KANO遭逢威脅。掛電話後重重搭住我的肩頭。


  「我我們還是快回去吧不然人家會困擾呢、嘿嘿…」

  「是你提議要我來的喔,何況我想上洗手間。」

  「那大家就在這裡解散吧!我不想讓KIDO擔心太久,先走囉────」觀看KANO慌忙離去的背影就不禁想像後續發展啊。

 

  「KONOHA……?」左顧右盼都沒瞧見,不知多久以前連那人也不見蹤影了。雖然對我來說是最大的恩賜,我卻擅自多操心起會為非做歹。


  我的眼眸掃回桌上杯盤狼藉的窘況。

  等、…………這該不會是全要我買單吧!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臨淵履冰 的頭像
臨淵履冰

妄想堆置處

臨淵履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