*這篇文章的後續

 

*搭配的BGM

歌詞請找

 

*與其說KURO伸但KONO伸成分更多 慎入

 

 

  「祝你有個好夢。」

 

  把熟睡之人貼在額上的劉海向後撩起。從指尖一路到掌心,都被滾燙的汗水給沾濕了。

 

  如此溫熱,又不停傳來起伏的觸感,就像在切切實實地說著「這孩子依舊存活」的事實。

 

  能夠堅強的活到現在,真是太好了。

  不枉費我賭上萬分之一的機率選擇了他。

 

  此刻伸太郎的睡臉非常祥和,甚至能察覺到從中散發出迷人的安寧。也許那邊的世界,正在上演著名為美夢的戲劇呢。

 

  搔弄那濕潤光滑的髮絲,憐憫的心情也不禁隨之浮現。

 

  假如再按照我的意進行下去的話,伸太郎醒來之後將會忘掉一切所發生的。他的記憶將會演變成,在床鋪上消磨了一天的歲月。

 

  看似什麼也沒變,但唯有一件事改變了。

  那就是,我得到了貨真價實的人類的肉體。

 

 

 

  現在,伸太郎的意識相當清醒,但肢體並沒有符合他的期待運作。

 

  如死人般冰冷的指腹在肌膚上游走,那既發麻又奇妙的搔癢感讓全身都出現了排斥反應。

  被陌生人侵犯著就是這樣的心情吧。

 

  但KUROHA已經不再是陌生人了,也說不清兩人之間的關係。

 

  經過這瘋狂的一日,我到底變成KUROHA的什麼人呢。

 

  而KUROHA到底又是從何而來的呢……

 

 

 

  理應知道自己還暴露在危險之下,我卻一不小心就回想起從前的事。

 

  說也奇怪,記憶裡遭遇到的事,打從出生以來並沒有真的發生過,我非常確定這一點。

 

  所謂的從前,好像有過去好幾十年前的感覺一樣。

 

  非常渺茫,非常朦朧,卻又令人看重。

  我的內心下意識地告訴自己,這段過往不可以忘記。

 

 

 

  「吶,想聽句實話嗎?」

  早已不知道,這是第幾個從眼前掠過的流星了。

 

  視網膜也變得逐漸能適應缺乏光害的環境,只不過太久沒看螢幕,我還是會感到略為不耐。

 

  如果是平時的自己,被棄置在荒郊野外肯定是沒有生存希望吧。

 

  雖然很諷刺,但此刻若還毫髮無傷的話,就證明我並不是一個人待著。

 

  而他卻在我這個傷患面前,看似更加傷痕累累。

 

  「與其說實話,不如說是我平常不會說的話啦。」

 

  「你想說的是什麼?」

 

  「要聽的話,在那之前……」

 

  我使了點力氣擺動手肘。經過幾秒的掙扎,知道行不通就只好用盡最大努力,接觸到對方的大腿。

 

  可以的話我想摸的,不過是對方的手。

 

  感受到我的體溫後,那人將頭緩慢地轉向我的正臉。順帶把憔悴的眼神也一絲不留地傳達過來。

 

  「至少在這時候,讓我看看你平常的樣子好嗎。」

 

  我很明白,這是個等同於強人所難的要求。

 

  KONOHA即便聽見我用平淡的語氣開口,他依然只露出參雜困惑的面無表情。

 

  「為什麼突然就……」

 

  「雖然對你很不好意思,但我覺得走到這步就已經夠了。」

 

  沒錯,不管是怎樣的過程,可能迎來怎樣的結果。我只知道自己的這個內在,已經漸漸開始向現實妥協了。

  但無論如何,唯有「已經感到疲倦」的理由絕不可以對他說出。

 

  對如此單純、如此拚命、如此用自己的行動表現愛意的KONOHA。

 

  我已經不忍心再加重他的負擔了。

 

  「我不懂你這話的意思。」

  KONOHA不再注視一旁的我,轉而把臉移到陰暗的牆壁。

 

  「所以啊,光看現實就知道,最後到底會是怎樣吧?就算還有可能反敗為勝,我也不想再胡搞瞎搞下去了。」

 

  「是嗎。」

 

  「何況就算憑你的力量,讓所有情況都恢復正常。那些人也沒機會再回來了……」

 

  即便是我,一但將話說到後頭,也會不自覺壓低了音量和速度。

 

  這時抬頭仰望著的星空上,那些不斷曇花一現的東西就顯得特別有感觸。

 

  「KONOHA?」

 

  我幾乎等得快睡著了。正想去喚回KONOHA的注意的瞬間,那孩子一眨眼就用壓抑的嗓門脫口而出。

 

  「我知道,我知道的。可是!」

 

  「诶、」KONOHA的身體毫無預警地顫抖起來。那個曾經很有力量,可靠又堅強的白色背影,現在看來是多麼易碎。

 

  「不用伸太郎說我也很明白,沒必要做無謂的掙扎。可是正因如此,我才更要掙扎下去……」

 

  大概KONOHA的心裡,其實也或多或少感到害怕和無助。

 

  那份決意給予他最後一絲的動力,讓他的聲音不再顫抖,眼眸也回復了色彩。

 

  KONOHA用汙穢又溫暖的手捉住了我的肩膀。

 

  「因為就只有你,我想要伸太郎繼續活著。」

 

  我想那個當下是第一次,也可能是最後一次,看見KONOHA用真摯又激動的表情直盯盯地緊追著我不放。

 

  簡直就跟遙一模一樣。

  說得也是,畢竟你是早就恢復記憶的人嘛。

 

  「真可笑!你以為這樣很出風頭嗎。」

 

  「我是認真的。」

 

  「再說,為什麼偏偏是我?」

 

  不管是中學或兩年後的現在,我並不認為自己存在於KONOHA和九之瀨遙的世界當中。

  對於錯過了一次必須好好珍惜的事物,這就變成了不被允許的事實。

 

  而且我如今也沒能做好保護同伴的義務,讓那些人不明不白地被奪去生命,還讓KONOHA說出莫名其妙的宣誓。

 

  「幫助我這種人是沒必要的。倒不如把我送作KUROHA的糧食,自己逃到安全的地方吧。」

 

  我以為聽了自暴自棄的話後,KONOHA會再次堅持己見地反駁起來。

 

  但卻沒有這麼做。而是把癱軟的靠在牆邊的我,摟到了懷中。

 

  「你覺得如果只有自己活下來,不只會連累別人心裡也會很難受,是不是?但我想要救伸太郎的理由,就只有一個。」

 

  「KONOHA……」

 

  「因為這個世界上,我最喜歡的人就是伸太郎了啊。」

 

 

 

  來了,來了。

 

  連最後的一絲溫存也得不到。威脅和平的聲音從遠處傳遞過來。

  明明還有重要的實話,沒有對他說。

 

  這是世界末日來臨的聲音。

 

  「快點逃吧,已經沒時間了。」

 

  「我知道,不過不管要逃去哪裡,我都絕對會帶著伸太郎一起走的。」

 

  「別再說會讓人害臊的話了啦。」

 

  原先一片漆黑的夜空,被某股接近的勢力渲染成鮮紅的顏色。遠處殘破不堪的街道,也像是快燃燒起來一樣。

 

  兩人躲藏起來的廢墟已不再是安全地帶,KONOHA站直了身體。

 

  「哈哈……真糟糕,我真的已經沒什麼力氣再站起來了啊。」面對這種尷尬的情況,我除了自謔地莞爾一笑就別無他法。

 

  「伸太郎,我已經說過,絕對會背著你離開的。而且從一開始,真正需要逃的就只有你,別覺得成了我的負擔。」

 

  「你說什麼。」

 

  「難道你忘了嗎,那個正在毀滅一切的KUROHA,本來就是我啊。」

 

  KONOHA不給我反應的空檔,背起虛弱的自己開始在空中飛騰起來。

  不斷從眼前呼嘯而過的街景,最終都會成為被火焰吞噬的灰燼。

 

  隨後在KONOHA眼前出現的,是一片彷彿蔚然大海流量的湖畔。

 

  「你想幹什麼?!」

 

  根本顧不得眼下的高空狀態有多心驚膽跳。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被拋向海洋的另一端。

 

  「慢、慢著啊KONOHA,這麼做是什麼意思?你要是敢有奇怪的打算……」

 

  身體好疼,重重砸向地面之後,只能忍受著痛意攙扶起身體。面對遠在半空中的KONOHA,連伸手抓住的辦法都沒有。

 

  「才不會,我哪有什麼打算呢。我現在只能做到的,就是請伸太郎相信我。」

 

  「相信你?倒是說說看,拿什麼東西能讓我信得過你啊!」

 

  真傻,說出這種話的我簡直罪惡至極。竟然連關鍵的一刻都無法給他正面的回報。

  但我明明也是同樣地,不希望你消失掉啊。

 

  緊接著,KONOHA沒有拿出所謂讓人信服的東西,也沒有從空中降落到地面。

 

  他只是溫柔的,帶點靦腆的對著我笑了。就像我第一次要求他和貴音陪我一起複習作業時,那樣高興地笑了。

 

  「────」

 

  什麼?說了一段我沒聽清楚的話。

  那時候我要求他再說一次,但KONOHA卻依然閉著嘴,好像只能夠說一次一樣。

 

  後來他把背後面向我開始前行了。

 

  喂,這樣就要走了嗎?我這邊還有很多話沒說出來啊。

 

  可惡,為什麼會這樣。已經是最後機會了,偏偏這時候,卻想不起自己要說些什麼。

 

  你明明保證過,只要是我內心所想,都會認真聽的不是嗎?不可以就這麼放著不管阿。

 

  等一下,等一下,沒聽見我叫你等一下嗎?

 

  別走,叫你別再走下去了。

 

  求求你,不要把我一個人,留在這種地方啊!

 

  我不曾看過KONOHA做過什麼殘酷的事情。

  唯一做過的,就只有他拖著遍傷的身體離去,卻把我獨自留在這片荒島上。

 

  失去了健全的雙腳,再怎麼伸手觸及,卻只是飛到更遠的地方。

 

 

 

  事實上,這樣的犧牲並沒有獲得等價的回報。

  當我再次重回實際的意識時,披著羊皮的狼出現在我跟前。

 

  沒有錯,正是披著KONOHA外皮的KUROHA。

 

  「我從來不曾覺得人類可口。」

 

  「…………」

 

  「但是透過吃掉KONOHA聞到了你的香味。頓時覺得人類真是很有可看性。」

 

  「也罷,畢竟覺得人類好吃什麼的,也只有像你這樣的畜牲才體會得了。」

 

  「想體驗看看肉被嚼爛的快感嗎?」

 

  KUROHA露出滿臉扭曲的笑容,低頭俯視自己。一進距離看到那黑色外衣上的碎片和腥味,粉碎虛無的心臟突然變得狂暴起來。

 

  「啊哈哈哈哈!一想到我的朋友竟然是被你這條精神異常的蛇給殺死,真叫人欲哭無淚。」

 

  「你知道,只要你想,我可以用另類的方式讓你去迎接他們的。」

 

  不過,這本來就是註定的選項才對。

 

  KUROHA把食指抵在我的嘴前,下移到下巴,接著來到頸部,最後抵達心臟。

 

  「聽聽看。你的這裡,就像是正壓抑著慾望說著,希望我對它做點什麼事情的感覺呢。」

 

  胸旁此時正噗通噗通地鼓動著。

 

  那個被KUROHA解釋成興奮的躁動感,其實是懦弱現實的我,終究還是膽小地懼怕著死亡。

 

  但活著的用意還殘留在哪,讓我就此死掉去KONOHA和大家那裡,才應該是稱心如意的決定。

 

  「作為特例,我可以給你實現兩個願望。」

 

  「你是怎麼回事?」

 

  不再玩殺人遊戲的KUROHA,蹲低了身姿和我平直視線。

 

  「但並不是所有願望都可以。首先,要讓KONOHA復活是不可能的,KONOHA已經註定被我這個惡魔取代。」

 

  「惡魔……」

 

  「再者,要幫所有同伴復活也一樣不行。怎麼樣?這兩個是你最想要的吧。」

 

  「還真是狡詐又壞心眼啊,KUROHA。」

 

  「如此一來,請做好選擇吧,我可是期待著答案喔。」

 

  KUROHA不只奸詐,同樣是個心機非常重的人物。他一定正期待著我說出「既然如此,那就請別殺我吧。」這番心願。

 

  然而,同樣矯揉造作的我,也不想被對方牽住鼻子。

 

  「我啊,什麼也不想要,也不稀罕。」

 

  「哦,是這樣子嗎?」

 

  「我只要你,讓我去下一個世界。」

 

 

 

  藉著KUROHA一時突發奇想的遊戲,我重回了不太有變化的日常生活。

  當時甚至還嘲笑道「肯定想不出我留有這一手吧」對他充滿了鄙視和不屑。

 

  直到現實鄭重地告知我,自己才是反過來被玩弄於股掌的人。

 

  KUROHA的力量使人得以輪迴轉世,但也同樣跟了過來。一併把肉體作為寄宿的空殼而蠢蠢欲動著。

 

  對於生死去留,擁有力量的KUROHA下了一個「絕不可死去」的不可違抗的命令。

 

  對當時的抉擇感到後悔,已經為時已晚到無可挽救的地步。

 

  至今我依然沒有任何方法,可以逃離KUROHA的魔掌。

 

  「你以為做了明智的選擇,而我這可是輕鬆而愉快的樂著。」

 

  KUROHA撐著下巴,在床邊看著意識清醒,不願意把眼睜開的我。

 

  日復一日地看著和KONOHA有著相同面容的邪惡至極的魔鬼,心靈經常被愛與恨交織衝擊著。

 

  「聽了不要害羞喔?伸太郎是第一個讓我產生『還值得活著使用的人類』這種想法的人。」

 

  還因為KONOHA的關係不小心愛上你了。

  現在的伸太郎,已經完全是我的「囊中之物」。

 

  並不想聽見對方說出這噁心的肺腑之言。

 

  但是聽著聽著,卻覺得好溫暖,無比懷念。

 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?

 

 

 

  有那麼一瞬間,我曾經想對遙說出內心的感受。

 

  只可惜那傢伙,是連身旁人都蓋章的遲鈍到了極點。

 

  不過正因為既遲鈍又單純,才會無所顧忌的說出對他人真實的感觸吧。

  只有遙和其他人不同,他的話可以不需猜疑,讓人心服口服地接受。

 

  而我即將向這樣直來直往的人告白了,無暇顧慮會受到傷害。

 

  「遙學長……」

 

  「怎麼了?你好像看起來不舒服。」

  今天的遙依然溫柔體貼,無論對學弟妹或同年人都那麼溫藹親近,又是張帥臉,讓人不喜歡上才有鬼。

 

  「不、我沒有怎樣啦!只是有些話想跟你聊聊而已。」

 

  現在是春天吧?正因為是春天,人行道上才會滿地都是櫻花啊,我在想什麼蠢問題。

 

  在這種開學時節,和許久不見的學長,趁著學姊不在想和對方告白什麼的,這種事一生只做一次就夠了。

 

  但萬一被拒絕的話呢?

  啊啊啊,像個男人一點吧!那種事等被拒絕完後再說。

 

  「就、就是那個啊!我其實對遙學長……」

 

  「伸太郎……」

 

  遙很認真的等我說出接下來的話,捉住對方袖子的力道越來越大,呼吸也變得急促。

 

  一般人如果搞懂了情況,肯定就知道自己即將被人表白了。

 

  同樣身為男人,快點給我意識到吧。

 

  「哈哈哈!伸太郎這種扭捏的樣子我還是第一次看到,有什麼不好開口的煩惱,可以去找其他人說啊。」

 

  「你說什麼……」

 

  都完全忘了,九之瀨遙是個異於常人的人中之人。

  不過我很心知肚明,自己的神經也燒壞到連吐槽方式也變得不正常。

 

  「混蛋,就是因為要找的人是你,我才會這麼傻啊────!」

 

  我當下非常生氣,也氣到有點想哭,不管遙的感受一個人轉頭就走了。

 

  假如那時候,再多忍受一點羞赧和暴躁的心情。或許一切就會變得不同了。

 

  竟然直到遙成為了KONOHA,我才能夠坦率起來。

  但是只有一件深感慶幸的事,那就是KONOHA也同樣喜歡我。

  但那也是在情況急轉之下才查覺到的。

 

  經由錯過許多機會才得到的想要的東西,結局也因此支離破碎。

 

  這就是所謂的代價。

 

 

 

  不管KUROHA究竟想用什麼方式束縛我的行動。就算是虛無的夢境裡也好,一刻都想逃到已經死去的KONOHA身邊。

 

  並且告訴你「再來一次的話絕不會做出後悔的事」這種毫無意義的宣言。

 

  「可憐的孩子,如果是KONOHA的話,未必希望你這麼做呢。」

 

  「又偷聽我心裡在想什麼了……」

 

  「因為吃掉KONOHA的人是我,我完全可以明白那傢伙的意思。他唯一想做而且做到的,就是把你給救活而已。」

 

  「是嗎,原來是這樣啊。所以你的意思是,再繼續惦記著他的話,會給他添麻煩對吧。」

 

  「你這不是很了解嗎。」

 

  KUROHA藉此想讓我多看清點現實,但我絲毫沒有反駁的餘地。

 

  和對方聊得如此起勁,我也不再裝睡下去了。一坐起身體才知道原來睡著的期間,流了這麼多汗在床單上。

 

  「雖然你和KONOHA完全不同,但喜歡人的條件,就跟他一樣奇怪。」

 

  「伸太郎,為什麼要一直貶低自己呢?」KUROHA晶瑩剔透的眼眸中透露出好奇。

 

  「KONOHA自從對我說『因為我們是朋友』之類的話,我就有股奇妙的感覺了。沒想過竟然會發展成現在的關係。」

 

  「你想知道為什麼你有被愛的資格啊。」

 

  「……想知道又有什麼用,難道你能把KONOHA從嘴裡吐出來嗎?」

 

  「確實阿,可是你說的也沒錯。」

 

  KUROHA把我的手掌拉去他的胸口的方向。

  對此,也只有同樣地噗通噗通的跳動感,原來這個人還是有生命特徵的啊,如果體溫能再升高點,就便是活生生的人類了。

 

  「如果停留在這裡的KONOHA願意,他一定會親口告訴你答案。」

 

  「別把我當白癡了好不好。」我感到不小惱火,想把手給抽回來,但他的臂力異常之大。

 

  「這就是最好的證明,KONOHA一點也不想見到你。」

 

  「才不會呢,這種事不是你說的就算。」

 

  「但換作他的角度想一想,如果KONOHA的聲音真的從我這裡或別處出現了,你是沒辦法克制住的吧。」

 

  不是先問「你會有什麼反應」而是「沒辦法招架得住。」

  果然完全無法否認,因為想第一個再見到KONOHA的人,除了我沒有其他人。

 

  「啊啊,說得很是,你的話毫無可信度,但要是剝開你的胸膛,就可以救出他的話。我現在絕對會把你的肉撕裂開來。」

 

  「好個美味的笑容呢……伸太郎。」

 

  正因為你也能露出這麼彆扭的笑容,才會讓人情不自禁被深深吸引啊。KUROHA感到飢渴地舔拭了嘴角。

 

  「我很樂意被這樣的你用盡各種方法殺害,因為選擇了你的人正是我啊。但現在還不行,在那之前必須由我是玩具的主人。」

 

  「KUROHA?!放開我!」

 

  好不容易找回身體的自主權,KUROHA又再次對著我被蹂躪過的身體迎面撲上。

 

  覺得可怕嗎?想得到些安心感嗎?那就戴上它吧。

  對方唸唸有詞地把看似麻布的東西繫在我的頭上,眼前頓時一片黑暗。

 

  「明明已經不能沒有這個身體了,伸太郎卻一點也不需要我。」

 

  身體已悶熱得無處沒有汗水,他卻還是把手貼了上來。既難受又呼吸不到新鮮空氣。

 

  這時候唯一浮現在腦海的,是前陣子那恐怖的經歷。

 

  「放了我,請放了我吧……已經不要了,我不想再做那種事情了!」

 

  看不到任何東西時比什麼都還要可怕,更何況KUROHA趁虛而入的把手塞進我的口中,另隻手正開始撩開身上的衣物。

 

  無論再怎麼用力咬,那個人卻感受不到一丁點痛苦。

 

 

 

  「如果你可以更有誠意的話,我會考慮溫柔點的。」

 

  「唔唔、」

 

  「哎呀對不起,忘記把手拿開。」

 

  被唾液浸滿的口腔中充斥濃濃的鐵血味。我聽見狀似KUROHA發出舔試著傷口的聲音。

 

  「快告訴我,該怎麼樣才可以停止你的行為。」

 

  「這個嘛、」KUROHA騎在我身上想了又想「我們做那件事的時候,你如果說十萬次求求你,我就會放過你。」

 

  「KUROHA……」

 

  「你實在天真得過頭了呢。」

  因為,只要是像你這麼有趣的人,不管幾次,我都會做。

  我想用很多方法好好享受你,所以就……盡情期待著吧。

 

  這就是KUROHA在那天,用理性對我說的最後一番話。

 

  「哈哈,你是我這世上最討厭的傢伙了!」

 

  聽起來似乎誇張了點,但若只靠感覺來辨識的話,我就可以將眼前這個人想像成是KONOHA。

 

  所以我很難得地只請他溫柔點外,其它什麼也不再奢求。因為這樣就離KONOHA更近了一步。

 

  明明對那還有點靦腆的傢伙說過「總有一天我也會保護好你。」

  結果事到如今,除了被壓在床上的份,我真是一點用處也沒有呢。

 

 

 

  「伸太郎。」

 

  「幹嘛?」

 

  「KONOHA說他很想知道,你當初到底要對他說什麼實話。」

 

  「啊……」

 

 

 

  那時候,在虛無的,只剩下一片烈炎的汪洋大海上。

  從KONOHA的嘴形中拼出了「永別了」的字樣。

 

 

 

  果然,我還是好想,再回去那個地方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臨淵履冰 的頭像
臨淵履冰

妄想堆置處

臨淵履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夜冥真耶
  • 虐啊~!QWQ KONOHA~!
    不過KURODSHIN~不錯~!WWW
    請加油啊~!WWWWW
  • 沒意外的話 這系列應該就告一段落了((除非還有意外中的意外##
    感覺kuroshin相關的文很受歡迎呢 以後會繼續朝這方向走的ww((不對

    臨淵履冰 於 2014/06/05 19:52 回覆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